“9·11”事件改变世界(3)

转发到: 2011-10-21 17:27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 2001年9月11日,恐怖主义突然打碎了旧的世界秩序。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在本土遭到攻击并蒙受重创。历史上从没有一个单独的事件如此急剧地改变了世界进程。

(三)2011年7月11日

2001年9月11日,恐怖主义突然打碎了旧的世界秩序。历史上几乎从没有一个单独的事件如此急剧地改变了世界进程。历史几乎从没有发生过如此惊人和突然的转折——在奥地利王储1914年于萨拉热窝遇刺后没有,那不过是为酝酿已久的战争爆发提供了借口;在日本1941年攻击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后也没有,因为美国早已插手二战,尽管并非正式作为参战方。

非同寻常的转折

“9·11”事件标志着非同寻常的转折。历史通常不会如此简单地被打上标记,历史性事件最初通常悄无声息地发生。但这次不同。这是残酷的谋划:再没有什么比这些影像更能强烈地伤害美国、令世界不安了。死多少人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象征意义:燃烧的、倒塌的大厦照片,坠楼者的影像,国防部上空的浓烟,所有这些汇成了一条比任何军队都强大的信息。

美国,这个毫无争议的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这个经济和军事的巨人,在本土遭到攻击并蒙受重创。这条信息必定会引起一股席卷所有非信徒的震惊浪潮,也会将其信徒团结在通往神权国家的道路上,而这样的国家正是乌萨马·本·拉丹及其帮手和帮手的帮手梦想建立的。

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近10年过去了。仅仅关于这一天,人们就写了成千上万本书。更多的人则专注于对付恐怖主义、“基地”组织、伊斯兰世界及其狂热者。很多人描述了这个10年,描述了战争和恐怖袭击对文化、经济和社会的影响。

从优越感到恐惧感

两位总统,尽管他们是如此不同,在这段时间先后驾驭着美国的力量。美国发动了两场大战争,此外还打了若干场小战斗。意识形态被制定出来,军事方针被制定又被废弃。恐惧感在这些年与人们常伴。

为了安全,人们重新组织了生活。时任美国运输部长的诺曼·峰田在9月12日说,以后在机场不会再有便捷登机程序了。此时纽约的废墟还在燃烧,而在华盛顿,交通部长似乎要废除美国人的一项基本权利。便捷登机程序——今天这已经是另一个时代的词汇了:过去人们乘出租车到机场,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会从后备箱取出行李放到传送带上,同时递给乘客登机牌。不用检查护照,没有安检,完事儿了。今天人们在机场必须脱鞋接受检查。美国变成了另外一个国家。

恐惧和对安全的需求是恐怖主义的姐妹。过去美国社会不知恐惧和脆弱为何物。美国人独特的优越感也源于他们确信自己不会受到攻击。这是一个被两个大洋夹在中间的国家——又有谁能损伤它呢?美国社会不愿意有恐惧感。他们想表明自己是强大的。

美国世纪刚刚结束了吗?这个自由之国在冷战中不是曾战胜了黑暗的力量吗?美国不是经济、军事和文化力量都不受威胁的唯一超级大国吗?就连乔治·W·布什总统的前任比尔·克林顿也曾表现得充满力量。他的女国务卿曾说,美国看得远,因为它站得高。克林顿、奥尔布赖特、布什:他们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先兆。

先兆是: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发生的袭击,停泊在亚丁港的“科尔”号驱逐舰被袭击。极端分子在古兰经学院煽动仇恨。还有关于恐怖主义头子的报告。此人从阿富汗铺开网络,煽动起一批支持者:他就是乌萨马·本·拉丹。

美国处于战争中

美国变成了这种不受约束的仇恨的投射地,因为它自我表现为维持秩序的力量,并被视为压迫者,因为它太过强大。恰恰在知识界,而且尤其是在德国,人们曾对凶手和受害者、对罪责和原因展开激烈争论。美国自己对所有这一切不应该承担一些责任吗?这个国家是不是失去了谨慎对待其他民族和文化的敏锐意识?

这种“相对化的讨论”是欧洲特有的现象。美国则有自己的视角:战争。这个国家处于战争中,美国会对攻击作出反应。在欧洲,对战争的恐惧和反美主义浓缩为一种爆炸性的混合物。团结的断裂点就在这里,在旧大陆。布什总统则使得美国失去了支持。

乔治·W·布什上台时处于弱势。他当时没有什么个人魅力,而且起码也没有在选举中胜出。佛罗里达州和计票争议分裂了美国,并在欧洲引发了深深的不满。现在这位总统用扩音器和废墟前的旗帜发展出了新的世界观:我们以眼还眼,用全球强国的武器打击山洞里的战士。在美国,人们接受了这种世界观,或许是因为爱国狂潮扫平了反对意见;或许是因为袭击重创了这个国家,以至于复仇没有尺度也没有目标。

“共同经历的创伤塑造了国民性”,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在9月11日的4天后写道,“现代欧洲国家是在战争的压力下诞生的,而冲突对美国的国家政权也至关重要”。没有内战,美国就不会成为民族国家,而没有二战,美国就不会一跃成为世界强国。

在两种极端之间

而现在呢?“9·11”将美国变成了什么?短暂的震惊和全球的团结迅速消散。而后美国具有了一股意料不到的强大力量。推翻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和在地洞里逮捕这个独裁者,标志着单极强权的时刻,霸权的顶峰,占据优势的一瞬间。布什被新保守主义者这支强大的意识形态力量所支持。

但随后来临的是失败,是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裹足不前,是来自欧洲和亚洲的反对运动,是中国崛起,是经济虚弱和崩溃。美国厌倦了,厌倦了布什,厌倦了战争,厌倦了国际事务。在国内,桥梁锈蚀,工厂停工,民众失业。新总统——也是个极端者——曾像救世主一般受到欢迎,而他必须在重新关注国际事务前建设自己的国家。

这是美国在这10年中的摇摆,这个国家正跋涉在两种极端之间。美国尚未复原。2001年9月11日或许只是一条很短的歧途的开始,但这天或许终结了美国时代。最终的判决尚未作出。(出版日期:2001.09.12,2001.10.23,2011.07.19)

[责任编辑:沈鹏] 标签: 事件 世界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推荐微博
名人说参考

《参考消息》登的不是一种观点,她可能是几种观点,甚至是几种不同观点,对读者来说有一个分析比较的机会。

-- 成思危

通过精选出来的信息,让我们掌握无限变化的大千世界,她是一个很集约、很经济但是内容又很丰富的一张报纸。

-- 喻国明

因为她是消息,而这个消息是用来参考的,所以她提供的是多元语境,她给你一种思考的方式,而不是结论。

-- 于丹

读者有话说

我12岁接触《参考消息》至今已40余个年头。《参考消息》帮我开阔了眼界,提高了政治水平,让我受益匪浅。

-- 天津大学杨书元

《参考消息》有自己独特的东西,特别是以外国人视角提出的一些批评性、建设性的东西。

-- 上海复旦大学冯照平

他们在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