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个德国人眼里的重庆

转发到: 2011-10-20 16:45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 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日新月异,这种变化体现在中国的每一个城市。

中国哪一个城市最大?多数德国人会说是北京、上海或广州。会不会是重庆?——从未听说过。

重庆曾是肮脏的、与世隔绝的中国内地的代表。想了解这广袤的内地的变化的人,应当到重庆去看看。

我去过两次:1988年底到重庆一个高校学了一个半月中文。10年后的现在,我回到重庆逗留了几周,以便亲眼看一看中国在这10年里发生了什么变化。我考察的出发点同1988年一样,都是重庆西北郊的一个小地方。那里有两座大学、一个共产党革命纪念地、三个被烟熏黑的工厂、几百所房子和一条狭窄的购物街。

1988年我总到老王那里吃一碗辣得要命的面条,现在那里放上了电子游戏机和电脑。几个孩子在那里玩电子游戏。街道再往下一点,国营的蔬菜商店消失了。那时这家商店除了土豆、洋葱和有污泥的辣椒外,没有什么可卖的。现在这里开了一家私营企业,出售日本的影碟机。

这条1988年时有20多家商店和几家小饭馆的街道,到傍晚时变成了熙熙攘攘的集市。人行道的每一平方米都是宝贵的,设了一个个货摊和小吃店。商贩们肘挨着肘挤在一起,出售一些仿制的玩具娃娃和干鱿鱼。

政府试图留出左边的街道让行人走。但是,这种试图正如想阻止在两所大学的场地上从事资本主义活动一样,可能会归于失败。1988年我在重庆学习时,国家教委曾警告所有的学生和教师,不要在大学校园内经商挣钱。现在大学墙内早就有了许多小饭馆、一个理发店和一个因特网经营处。

1998年毕业的男女大学生同1988年的相比,只在外表上有一点共同之处。现在年轻女子们头发剪得非常短,穿高跟鞋,背上背一个非常小的包。勇敢的小伙子把头发染成了金黄色。而在10年前,女学生穿超短裙和稍稍化妆一下就被认为是一种挑战了。

周围的农民仍然用扁担把装着桔子和蔬菜的沉重竹筐挑进市场。就连这些人也脱下了1988年到处可见的统一的绿色或蓝色棉布工作服。

市区的变化更显著。这里可以看到中国商人穿着无可挑剔的西服,不停地打着移动电话。几千辆长安牌出租车在那些过去只能看到卡车的市区穿来穿去。

对于重庆多数人来说,过去10年里努力得来的有限财富主要体现在更好的食物和更漂亮的服装上。因为对于月工资100至200马克的普通收入者来说,小汽车和休假旅游只能是一种梦想,所以城市里新的中间阶层兴趣在于多上几次饭馆和多进行一些业余消遣。对于那些稍多赚些钱的人来说,买些电子产品和西方的奢侈品被认为是社会地位的提高。

仅过去了10年时间,我在重庆就不容易辨清方向了。过去几年的建设高潮完全改变了整个城市的面貌。一条新建的收费高速公路连接着新机场和市区。一个37层的饭店不久前在市区开业,它边上是一个10万平方米的购物区。还有7座摩天大楼正在建设中。

在多少代人的时间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市区,突然变成了一个建筑吊车的海洋。比如,有名的朝天门就是这样,那里几个世纪来都是停泊河船的地方。现在在长江和嘉陵江之间的三角地上正兴建一个现代化的高楼区。

一年半来重庆享有了过去只有北京、上海和天津才享有的直辖市这样一种政治地位。现在国家的资金正直接流入99个投资项目。

重庆市长蒲海清一有机会就散布他的“龙论”:整个长江流域不久将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区,经济上像一条龙。东面的上海是龙头,西面的重庆是龙尾。(出版日期:1999.1.23)

[责任编辑:林洁] 标签: 重庆 德国人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推荐微博
名人说参考

《参考消息》登的不是一种观点,她可能是几种观点,甚至是几种不同观点,对读者来说有一个分析比较的机会。

-- 成思危

通过精选出来的信息,让我们掌握无限变化的大千世界,她是一个很集约、很经济但是内容又很丰富的一张报纸。

-- 喻国明

因为她是消息,而这个消息是用来参考的,所以她提供的是多元语境,她给你一种思考的方式,而不是结论。

-- 于丹

读者有话说

我12岁接触《参考消息》至今已40余个年头。《参考消息》帮我开阔了眼界,提高了政治水平,让我受益匪浅。

-- 天津大学杨书元

《参考消息》有自己独特的东西,特别是以外国人视角提出的一些批评性、建设性的东西。

-- 上海复旦大学冯照平

他们在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