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俄罗斯记者看北京的变化

转发到: 2011-10-20 16:44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 在秉承传统的同时,中国人还在尝试着吸纳异域文明。

清晨的北京,空气中还散留着昨夜的凉意,男女老少已早早来到天坛公园开始了晨练。有人在打“太极拳”,有人在练“鹤翔桩”,有人在跑步,而原先练气功的一帮老太太在音乐的伴奏下跳着华尔兹……此情此景让人深深感到,在秉承传统的同时,中国人还在尝试着吸纳异域文明。

我是时隔近6年重访北京的,以前我曾作为驻外记者在这里生活了6年多。近年来中国发生了许多大事:两次党代会描绘出中国21世纪的发展蓝图;伟人邓小平逝世;确立了江泽民的最高领导人地位;香港回归;面临亚洲金融危机的威胁……

但是,清晨的这两三个小时却仿佛使人忘记了周遭的一切,给人以时光在倒流的感觉。晨练者身上的那种平和与静默似乎蕴涵着一种古老文明的神秘。

想到北京,就不可能不想到自行车。记者爱说中国是“自行车王国”。

中国现有4亿辆自行车,每3个人一辆,而在北京每3个人有两辆自行车。

尽管北京有120万辆汽车,但道路的主宰者仍是自行车。

北京私家车已达到一个惊人的数量——50万辆,这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我在京工作时,整个中国私家车也不超过4万辆。学车如同学外语和电脑一样成了一种时髦。目前北京有驾照的人数已远远超出汽车的数量。

还有一个新现象——北京有150万人经常坐出租车。中国和日本合资生产的“夏利”随处可见。出租车司机和乘客之间被带小孔的有机玻璃板隔开以防抢劫。出租车司机收入不菲。一位姓孔的司机骄傲地对我说:“我已达到小康水平。”

北京的全貌也早已今非昔比。许多原先的传统民居——北京四合院被拆除了,代之而起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从遥远的戈壁滩刮来的沙尘经常让我很难看清北京西山的轮廓,这不由得使我想到了北京的生态问题,北京暂时还无法解决这一问题。冬季烟尘严重时,学校的教室有一半是空的,因为许多学生患了呼吸道疾病。北京的空气污染比以前更加严重了,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排放的废气。一氧化碳及其他一些有毒物质的排放量都超出了标准。70%的电靠燃煤供给。北京每年要消耗3000万吨煤。

抽烟的人比过去大有减少。市府禁止在公共场所抽烟。从阳台上扔烟蒂或在学校里抽烟都有可能被罚款。但统计资料仍不容乐观:世界上1/3的香烟是中国人消耗的。

我的所有老朋友电话都变了:有的是电话升了8位,有的则是分机电话换成了直拨电话。习惯在变,生活方式也在变……

我不在北京这6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呢?单调的蓝灰色时代早已成为过去,人们开始追求时尚,摩登女郎也变得更加自信。80年代末,电影《街上流行红裙子》在北京风靡一时。影片讲述的是同保守势力进行抗争的故事:年轻的女工们喜欢漂亮的衣服,却不好意思穿出去,因为全社会都在提倡艰苦朴素。现在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过去人们一双鞋子要穿几个季节,而现在,鞋子还没有穿坏便送人了。

“食”在中国人的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中国人见面不说“你好”,而说:“吃了吗?”过去这话里首先包含着一种最基本的愿望,那就是填饱肚子。而现在人们谈论的是如何吃好。中国人的饮食当中总能让人感觉到某种精神上的东西,难怪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人认为:食物如同美妙的音乐一样,可以振奋人的精神。

过去北京人觉得,只要家里有了萝卜和大白菜,日子就能过下去。每年秋季,一辆辆带着拖车、满载鲜嫩水灵的大白菜的卡车从远近郊区开进城里。北京人将此事同冬天的到来联系在一起,纷纷购买越冬白菜。于是,几乎所有的楼门口和家家户户的窗台阳台上都摆上了大白菜。现在我的朋友当中谁也不会储备大白菜了。市场上的蔬菜种类繁多,而且价格近年来也在下降。

北京街头有许多小餐馆,如今这些餐馆也更善于经营了。比如有一家“肥肥”餐厅,店主为招揽顾客,用了这么一招:体重超过94公斤的男顾客和体重超过84公斤的女顾客将享受15%的优惠。  各家餐馆的价格也让我们这些爱吃中国菜的人羡慕不已。一些餐馆和店铺还出售半成品。老北京人抱怨说:“家庭烹饪艺术恐怕要失传了。”他们批评那些连米饭都蒸不好的家庭主妇,而那些主妇们却会说:“干嘛自己做?街那头什么都能买到嘛!”

“住”的方面怎么样呢?在中国常常可以听到一句话──“人多地少”。这的确是实实在在的现实,但这句话中还包含着某种神秘的意味。然而近几年来,中国却出现了住房装修热。就在几年前,中国人还在用昏暗的灯光来掩饰家居的简陋,如今,他们的家里却都贴上了壁纸,铺上了瓷砖。新建住房里还有洗澡间,这在过去看来是非常奢侈的事情。那时人们觉得,在单位洗澡就行了。

今年以后,中国停止无偿分配住房,新建住房一律只售不租。许多城市都进行了住房试点改革,结果表明,多数人都倾向于购买住房。在北京,愿意购买住房的居民占60%以上。

谈到“行”的问题,我的朋友们观点各异。对于航空公司之间的竞争,他们都持赞成态度。如今到外地走亲访友非常方便。过去出门买票难,而现在的问题是交通堵塞。首都北京看来对这么多的行人和车辆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自行车爱好者如今也并没有减少。一位爱好者曾对我说:“你看公共汽车上多拥挤。自行车则给人以自由。我可以骑着它来了解自己的城市。今天走这条街,明天逛那条街。不论走到哪里,想停就停,不用下车就可以在菜摊上买菜,在书亭旁购书。还有,我从来不会误了约会。”

一位朋友建议我在“衣、食、住、行”之外再加上第五点:心态。人们把那些新富称作“大款”,这个称谓里并没有讽刺的意味,而更多是一种佩服。

个体户们挣钱很多,而且大多认为自己挣钱比端国家的铁饭碗要好。的确,国家也不再向这些人发放退休金。不过,中国现在打算建立完整的社会保障制度,其思路是:个人、企业、国家都往一个钱罐里存钱。(出版日期:1998.8.31,1998.9.1)

【编者按】文中“我”为俄罗斯《消息报》前驻京记者尤里·萨文科夫。

[责任编辑:林洁] 标签: 俄罗斯 北京 变化 记者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推荐微博
名人说参考

《参考消息》登的不是一种观点,她可能是几种观点,甚至是几种不同观点,对读者来说有一个分析比较的机会。

-- 成思危

通过精选出来的信息,让我们掌握无限变化的大千世界,她是一个很集约、很经济但是内容又很丰富的一张报纸。

-- 喻国明

因为她是消息,而这个消息是用来参考的,所以她提供的是多元语境,她给你一种思考的方式,而不是结论。

-- 于丹

读者有话说

我12岁接触《参考消息》至今已40余个年头。《参考消息》帮我开阔了眼界,提高了政治水平,让我受益匪浅。

-- 天津大学杨书元

《参考消息》有自己独特的东西,特别是以外国人视角提出的一些批评性、建设性的东西。

-- 上海复旦大学冯照平

他们在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