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时尚角度看1990年代中国

转发到: 2011-10-20 16:41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 老舍先生曾把20世纪前半叶中国社会的变化浓缩到他的名著《茶馆》里。从时尚的角度看,与前几十年比,20世纪最后10年中国社会发生的变化尤甚。

五天工作制的实行,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海滨城市青岛的人们更拥有沙滩、阳光的美妙享受,在这座城市里,周末的种种消闲方式正在成为人们的习惯。在沙滩上学打高尔夫球,成为青岛人的新时尚。新华社发

从喇叭裤到轿车、从《龙的传人》到《一无所有》、从“倒爷”到“款爷”、从出国潮到“洋土包子”……这世道是怎么了?真是——“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快”。

“下海”、“打工仔”和出国潮

继国内移民潮兴起的是出国潮。1981年全国只有不到300人参加“托福”考试。两三年后,在主持考试的北京语言学院大门前,就出现了几千人连夜排队报名的壮观景象。如今,报考各类出国考试的人数蹿升到每年23万。成千上万没有或无力参加考试的,则到日本当“就学生”,到澳洲当“语言生”。当不了什么“生”的,就偷渡。随后,反映这些中国人在外为安身立命而挣扎的文学作品,诸如《北京人在纽约》、《上海人在东京》、《曼哈顿的中国女人》、《人在澳洲》等相继问世。

“倒爷”、“侃爷”及崔健

90年代初,“市场经济”成了人们口头最流行的时尚词语。当股民谈股论股成了最新时尚,人生的大喜大悲伴随着股价的大起大落。“个体户”这个名词已经被“大款”所代替。“万元户”已经谁也不再稀罕。

“款爷”们谈完生意就去“洗头”、泡“小蜜”。“小姐”这个词因为有了新的含义,洁身自好的女士们开始拒绝使用。“包二奶”也不再是港台人的专利,“二奶村”也不仅仅是深圳所特有的景点。早在“二奶现象”还是“新鲜事物”的时候,中国社会的“阴阳大裂变”就已经开始。1980年中国的离婚率还只是1.2%。之后这个数字以每年一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着,到1990年达到10.2%!进入90年代,离婚率持久升温,特别是在最开放的广州和上海。西方社会学家看到这里的数字也目瞪口呆。社会上流传着一个时尚的说法:“结婚是典型错误;离婚是幡然醒悟;再婚是执迷不悟;不婚是大彻大悟。”

人们对婚姻的信心不如以往,但并不妨碍他们着了魔似的拍婚纱照。婚姻尽管不很美满,也得有个好包装。大小城镇婚纱影楼的霓虹广告,比中国人的婚姻更要光彩照人。在镜头前来个“玉体横陈”,说是要留下“青春永驻”。

轿车、传销和怀旧

当“面的”像蝗虫一样铺满北京街头的时候,“致富光荣”的第一代已经拥有了像天津大发一类的汽车。1994年,大发被桑塔纳取代,媒体又展开了“轿车何时进入寻常百姓家”的讨论。当年,上海发行了第一张百货购物信用卡。至今,各专业银行发行的信用卡已达500万张。一时,“潇洒刷一回”的“刷卡”派头,成为又一社会新时尚。

到了1996年,《中国可以说不》一书一炮走红。对谁都可以“说不”,不一定要走国际路线。但对进入中国的美国佬传销生意,没人说不。中国人又一窝蜂地“抓紧本世纪末最后一次发财机会”,搞起传销大串联。这回可不像股票,有人亏来有人赚。玩传销的几乎都栽了进去。

在世纪末的中国,文艺上谁也红不过《还珠格格》和《上海宝贝》,小燕子把“格格”的热浪吹过海峡横扫宝岛;把“宝贝”当成浪女,盗版商也大大地赚了一笔。

1997年,山东画报社出版的《老照片》,把一股怀旧风吹过神州大地。继收集《毛语录》、像章、粮票、布票这些历史陈迹之后,老家具、老电影、老服饰、老情人都成了新时尚。的士司机们挂起了毛泽东的照片,祈求他老人家保佑行车安全。老知青带着已成年的子女到故地访旧。《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红梅花开》等50年代在中国流行的苏联歌曲,又在大街小巷回荡。

旅游、上网和“洋土包子”

90年代末期,中国人开始出门花钱而不光是挣钱。在80年代以前,中国只有两类人出门旅游。一是公款出差开会兼观光的;一是倾多年积蓄旅游结婚的。到1998年,中国人消费支出的1/5用在出门旅行上。乘飞机是父辈和祖辈们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事,现在甚至有人有了私人飞机。买不起飞机出得起钱的,也可以到飞行学校“潇洒飞一回”。

不出门旅行的时候,可以去逛吧。90年代末,“吧”文化在中国火爆了起来。网吧、的吧、布吧、陶吧、琴吧、氧吧等等西方酒吧文化在中国的派生物,再次证明了“洋为中用”和“拿来主义”在中国的成功。洋伟哥还没有在神州登陆,“伟哥食府”、“伟哥羊肉煲”、“伟哥开泰”等不同名目的食品加药品,已经叫得震天响。害得制造洋伟哥的美国辉瑞公司,在中国注册时不得不改用“万艾可”这个不伦不类的名字。

70年代的“手表、自行车、缝纫机”三大件被80年代的“彩电、冰箱、洗衣机”取代没多久,“电脑、住房、汽车”又成为90年代人们追求的新时尚。喇叭裤、呼拉圈是西方人六七十年代的时尚,中国人到了八九十年代才享用。如今,中国人早已赶上并领导着世界时尚新潮流。当人类刚刚进入网络时代的90年代中期,中国网民数目就开始发了疯似的狂长。1999年,上网人数翻三番,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三网络大国。手机也不示弱。几年前还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现在连看自行车的阿婆也拿着体积越来越小、功能越来越多、价格越来越低的手机“领导着时尚新潮流”。

“出国”几年的中国人回到故土,发现自己已经成了“洋土包子”。国人称他们有“三气”:穿着“土气”(赶不上国内服装新时尚);说话“洋气”(话语中加着洋文);出手“小气”(没有国人花钱时的气派)。留洋不再光彩,这世道是怎么了?真是“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得太快”。(出版日期:2001.12.18)

[责任编辑:林洁] 标签: 中国 角度 年代 时尚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推荐微博
名人说参考

《参考消息》登的不是一种观点,她可能是几种观点,甚至是几种不同观点,对读者来说有一个分析比较的机会。

-- 成思危

通过精选出来的信息,让我们掌握无限变化的大千世界,她是一个很集约、很经济但是内容又很丰富的一张报纸。

-- 喻国明

因为她是消息,而这个消息是用来参考的,所以她提供的是多元语境,她给你一种思考的方式,而不是结论。

-- 于丹

读者有话说

我12岁接触《参考消息》至今已40余个年头。《参考消息》帮我开阔了眼界,提高了政治水平,让我受益匪浅。

-- 天津大学杨书元

《参考消息》有自己独特的东西,特别是以外国人视角提出的一些批评性、建设性的东西。

-- 上海复旦大学冯照平

他们在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