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国时尚热

转发到: 2011-10-19 16:07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 从喇叭裤到轿车、从《龙的传人》到《一无所有》、从“倒爷”到“款爷”、从出国潮到“洋土包子”,进入80年代,最早进入中国人生活的新时尚是英语热和台湾校园歌曲热。到80年代中,中国人更加关注“形而下”的物质利益。

港刊发表题为《中国社会时尚二十年》的文章。摘要如下:

20世纪中国社会的变化真可谓翻天覆地。老舍先生曾把20世纪前半叶中国社会的变化浓缩到他的名著《茶馆》里。从时尚的角度看,与前80年比,20世纪后20年中国社会发生的变化尤甚。

喇叭裤、鹤翔桩及《龙的传人》

20多年前,中国人刚刚从文革的噩梦中惊醒的时候,一统中国服装时尚的还是“毛式中山装”。不满足当“蓝蚂蚁”和“灰蚂蚁”的年轻人,穿穿绿军装就算是“领导新潮流”了。没有多久,就看到身穿喇叭裤,手提“三洋”双卡收录机的年轻人在大街小巷招摇过市。这些年轻人的感觉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好“酷”啊!

随后,红茶菌、鹤翔桩和泡图书馆又成了中国流行的时尚。当专家鉴定红茶菌未必有利于健康以后,泡满红茶菌的大小玻璃罐就从千家万户的橱台里消失了。鹤翔桩气功虽然风靡全国,但是没有哪位“大师”出来当头子,更没有因练鹤翔桩或发财或致死或自焚的丑闻。刘心武的小说《班主任》道出年轻人“文盲加流氓”的悲剧的时候,刚刚恢复的大学入学考试的试卷上,“刀、枪、剑、戟”成了“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是什么”的答案的时候,年轻人痛感文革10年在文化教育上的失落。为了考上大学,也为了补上本应得到的教育,他们在图书馆门前排起了长龙。1978年和1979年,许多年轻人每周泡图书馆的时间长达25个小时。

进入80年代,最早进入中国人生活的新时尚是英语热和台湾校园歌曲热。国门刚开,人们渴望认识外部世界。种类不多的外语教材和辞典,刚在新华书店上架就很快告罄。《英语900句》和《跟我学》成了最畅销的书。

继港台传来的一曲《龙的传人》响彻神州大地之后,听惯了进行曲式歌曲的中国人,开始认识到流行歌曲也并非全是靡靡之音。《外婆的澎湖湾》、《兰花草》等轻松欢快、略带伤感的台湾校园歌曲,令大陆人的耳目为之一新。台湾校园歌曲热还没有过去,节奏感极强的迪斯科音乐又席卷了中国。此时,具有中国特色的摇滚乐也在孕育着。

顾城等人的朦胧诗,在地下流行多年后,在文学上取得了合法的地位。1982年《诗刊》成了最抢手的文学刊物。那时的文学青年怎么也不能想到,他们崇拜的中国朦胧诗“祖师爷”顾城后来会绝命新西兰。

《霍元甲》、“生猛海鲜”和琼瑶

80年代,包括彩电、冰箱和洗衣机在内的“八大件”的梦想,渐渐地在寻常百姓家变成现实。在彩电前,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为女排姑娘们的成就欢喜若狂过;也为香港摄制的连续剧《霍元甲》沉湎过。随着这个剧的主题歌《万里长城永不倒》唱遍大江南北,即使在北方小城镇,也可以看到孩童们念叨着蹩脚的粤语,在街头巷尾比划着霍大侠的招式。那时,好莱坞尚未占领中国市场,但一场《少林寺》使李连杰比好莱坞的影星还紫得可爱。

80年代中期,北方的个体户们拥向南方,把深圳珠海各种档次的时装,成包成包地批发到北方;珠江三角洲的商人们把生猛海鲜酒家开遍了全国。这时,以生猛海鲜为代表的粤菜,拉动了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高消费的饮食潮。“生猛海鲜、天天空运”,霓虹灯下,先富起来的万元户们摆够了谱。“公仆”公款猛撮海鲜的时候,“人头马”也是少不了的。即使生猛海鲜被“四菜一汤”取代以后,酒楼老板的腰包也没见瘪多少。

填满文化商人腰包的是盗版书。继金庸小说风靡全国后,琼瑶和三毛的言情小说又赢得了多少少男少女的泪。尽管全国至少有20多家正式的出版社出版了琼瑶和三毛的小说,盗版商的印刷机也没闲着。盗售歌曲录音带的也从邓丽君那里发了洋财。

“下海”、“打工仔”和出国潮

80年代中期前,中国社会时尚的变化还主要表现在人们文化上的饥渴。到了1986年后,人们开始更务实了起来。人们见面用“下海了吗”代替“吃了吗”互相问候。“工厂”被“公司”代替。老太太排队错把股票当公债买,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的神话,在中国土地上成为现实。

在商品大潮的冲击下,禁锢中国人多少年的户籍制度松动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国内移民大潮兴起了。知识分子去海南深圳“开发”,世代束缚在黄土地上的农民南下打工。不久,广东话词语“打工妹”、“打工仔”流行全国。每年几千万流动人口压得中国铁路网气喘吁吁。

继国内移民潮兴起的是出国潮。1981年全国只有不到300人参加“托福”考试。两三年后,在主持考试的北京语言学院大门前,就出现了几千人连夜排队报名的壮观景象。成千上万没有或无力参加考试的,则到日本当“就学生”,到澳洲当“语言生”。当不了什么“生”的,就偷渡。随后,反映这些中国人在外为安身立命而挣扎的文学作品,诸如《北京人在纽约》、《上海人在东京》、《曼哈顿的中国女人》、《人在澳洲》等相继问世。

“倒爷”、“侃爷”及崔健

到80年代中,中国人更加关注“形而下”的物质利益。当年知识界的骄傲、“摘取数学王冠上明珠”的陈景润早已被人淡忘。大款们腰里挂着一公斤重的“大哥大”,挎着“小蜜”招摇过市。而大学教授只配在自由市场买处理菜。“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价格双轨制,创造出了中国特有的时尚词语:“倒爷”。

文化人也开始玩世不恭起来。王朔和其他的人们用玩世的语言“侃”了起来。随着王朔小说和他的小说改编成的电视连续剧的流行,全中国人都跟着“侃”。当中国人正在侃着如何“过把瘾就死”的时候,第一家卡拉OK厅在广州悄然开张。人们在侃完大山之后,又追随日本人的时尚,去夜总会OK一番。

1986年以一曲《一无所有》开创了中国音乐摇滚时代的崔健,1989年在伦敦举行的首届亚洲流行音乐比赛上获大奖。崔健题为《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摇滚音乐会后,崔健迷们开始蔑视港台流行音乐的媚俗。(出版日期:2001.12.18)

[责任编辑:熊辩] 标签: 中国 时尚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推荐微博
名人说参考

《参考消息》登的不是一种观点,她可能是几种观点,甚至是几种不同观点,对读者来说有一个分析比较的机会。

-- 成思危

通过精选出来的信息,让我们掌握无限变化的大千世界,她是一个很集约、很经济但是内容又很丰富的一张报纸。

-- 喻国明

因为她是消息,而这个消息是用来参考的,所以她提供的是多元语境,她给你一种思考的方式,而不是结论。

-- 于丹

读者有话说

我12岁接触《参考消息》至今已40余个年头。《参考消息》帮我开阔了眼界,提高了政治水平,让我受益匪浅。

-- 天津大学杨书元

《参考消息》有自己独特的东西,特别是以外国人视角提出的一些批评性、建设性的东西。

-- 上海复旦大学冯照平

他们在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