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80年代风云录(2)

转发到: 2011-10-19 15:39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 进入80年代,几乎看不到有什么吉祥的预兆。苏联军队滚滚开进了阿富汗。深刻的骚动在东欧开始了。英国城市普遍发生动乱。

1983年

这一年是导弹年,是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绞尽脑汁进行的一场重大比赛的编年史。争论的核心是巡航导弹、潘兴式导弹和SS—20导弹。一些国家的天主教的主教、英国国教会议、东方集团的“和平领导人”、空想的战略家和各国的反核组织以及抱有各种政治信仰的团体对这些导弹的军事价值、伦理道德影响、战略效果以及对星球的威胁进行了全面的辩论。人们发明了各种各样奇特的专门术语——“零点方案”、“零零方案”和“战略防御计划”。

正当争论达到最激烈的时候,美苏这两个主要争论者所派出的很有权力的谈判代表去维也纳森林进行了一次极好的散步,返回时达成了微妙而详尽的折中协议,但他们在国内的顶头上司立刻予以拒绝。

在10月份,第一批致命核武器部署完毕。英国的一批文职人员因泄露核导弹到达日期而被解雇和受审。

从那几个激烈争论的月份中保留下来的、依然具有原有力量的遗产只有一个。1983年3月25日,里根总统发表的“星球大战”演说使除他的最亲密的顾问外的所有的人感到震惊,他的这篇演说称,美国致力于建立一种“将使核武器变成过时武器”的防御体系。从此,对这种计划的费用、可行性及其含义展开了无休止的辩论,各种官员都对是否取消、降低或可能最优先考虑这项计划进行了激烈的争论。虽然有一位美国总统和两位苏联领导人就此进行了谈判,但是仍然没有解决问题。

美国用令人生畏的军事力量去征服被一个不能接受的左派政府掌权的加勒比海小岛格林纳达。苏联人通过击落韩国航空公司的一架载有26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的客机暗示了自己优先考虑的问题。贝尼尼奥·阿基诺返回菲律宾,从而向迫使其亡命海外的、长期统治菲律宾的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提出了挑战,但他几乎没有踏上机场的路面就中弹身亡。

1984年

苏联领导人安德罗波夫终于死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实际上毫无特色的康斯坦丁·契尔年科。契尔年科当时72岁,他是迄今为止在苏联接管权力时年龄最大的领导人,当时已经得知他患了胸腔衰竭症。政治局有意推迟了必须认真探讨改革的必要性的时间。然而,相对年轻的戈尔巴乔夫在党内的名声已经上升到了足以被当作合适的接班入选的地步。

再往东看,中国正式宣布它计划实行改革。英国同意到1997年把香港及其迅速增长的经济归还给中国。然而,1984年的大多数新闻事件都集中在印度。

自从英·甘地1980年再次当选为总理以来,印度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麻烦。1984年6月,在印度1000万锡克族人的暴力连续几个月升级之后,军队奉命袭击了阿姆利则的金庙。4天的战斗使802人丧生,其中包括暴乱分子中的高级传教士宾德兰瓦勒。这种对神的亵渎行为甚至使最温和的宗教信徒都大为恼火。10月,英·甘地在新德里她的寓所的花园里散步时被她身边的锡克族卫兵开枪打死。迎接她的儿子拉吉夫·甘地就任总理的是大规模的骚乱。后来,又发生了博帕尔碳化合物化工厂的毒气渗漏事件,这是这一年里发生的最后一件可怕的事情。毒气渗漏当即毒死2000人,使20万人双目失明、中毒或因肝和肾病而失去活动能力。

在中东,美国的“维持和平”部队在黎巴嫩三次受到穆斯林敢死队炸弹的致命打击。在中东的失败并未削弱里根作为使美国再次感觉良好的人物的形象。民主党人所作的拼死的努力丝毫没有使选民们动摇。得意的里根只凭“再干四年”这一条竞选口号就再次当选为美国总统。

1985年

53岁年富力强的戈尔巴乔夫终于登上了苏联最高领导的宝座,并旋风般地开始实施风险性极大的改革计划。同年11月,戈尔巴乔夫同里根总统在日内瓦举行第一次首脑会议,进行了长达6个小时的讨论,讨论时间之长是空前的。他们俩终于达成了一项为各自裁减50%的战略核武器而共同努力的协议。美国领导人仅承认“我们彼此增进了了解”。但苏联领导人则在公开举行的历时95分钟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世界已变得比较安全了”,并且说他对“未来感到非常乐观”。

但是,那年几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令人感到乐观。几乎每一个月都发生新的灾难。1月,埃塞俄比亚的一趟列车跌进深谷,火车上的390人全部丧命。3月,大西洋两岸国家发现,注射被感染的血液会患艾滋病。5月,英国布拉德福德市体育场主看台失火,把40名足球爱好者活活烧死。英国利物浦足球迷们在比利时海瑟尔体育场闹事时,又有41人被活活踩死,另有350人受伤。就在发生上述令人难忘的恐怖事件一天以前,孟加拉国遭到了旋风和海啸的袭击,使得4万人淹死在孟加拉湾里。6月,一些穆斯林劫机犯威胁要炸毁美国环球航空公司班机和机上全部乘客时,乘客们在贝鲁特机场蒙受了长达16天的折磨;穿越大西洋的一架印度航空公司的班机上一颗炸弹发生爆炸,使得325名不幸的旅客葬身于爱尔兰海中。像这类事件,人们都指责是“恐怖分子”干的,于是举行没完没了的国际会议来寻找对付恐怖分子的办法。

7月,前往太平洋抗议法国进行核试验而途中在奥克兰码头停泊的“彩虹”号绿色和平船被炸沉,使得在这艘船上的一名葡萄牙摄影记者被炸死,而经过一阵大吵大嚷后,巴黎才被迫向世界承认,法国秘密警察部门的两名警官对这艘绿色和平船的爆炸事件负责。

意大利在多洛米蒂山的一个堤坝溃决,吞没了290个村民。哥伦比亚的一座长期处于蛰伏状态的火山爆发了,火山灰吞没了拥有2万居民的四个城镇。

墨西哥市发生了一场严重的地震,位于市中心的一个棒球场上的临时停尸室内摆着2千多具尸体。仅在8月份就在曼彻斯特、东京和美国得克萨斯州的沃思堡发生了三起大空难,共有711人丧生。

1986年

前进一两小步,跟着就是后退一大步,这就是这个独特年份的特征。这个特征在新年伊始就显现出来了。

1月,英法两国终于就早在拿破仑尸骨未寒时就准备开凿的英吉利海峡隧道工程问题达成协议。此后不久,最令人心碎的景象就是载有中学女教师麦考利夫和其他6名职业宇航员的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从肯尼迪角起飞后仅72秒钟就起火爆炸了。美国与太空已经冷淡的漫长爱情突然残酷地终止了。这使在外层空间不断延长停留时间的苏联宇航员无可争辩地占领了许多更为雄心勃勃的西方政治家所坚持称道的“高边疆”。

2月的情形与1月有些相似,出现了两个人性与民主的暂时胜利。海地赶走了万人憎恨的独裁者“小大夫”杜瓦利埃;在“人民力量运动”举行了为期一周的示威游行之后,马科斯和伊梅尔达不光彩地离开了菲律宾。

但是,这两个胜利很快就被瑞典首相帕尔梅完全出人意料地在大街上被枪杀所抵消了。这个非常成功的国家的自信心从此再也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特别是因为凶手至今还未得到应有的惩罚。

4月,美国有争议地显示了一下它的力量。为了对一系列与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上校有点关系的恐怖活动作出反应,一队从英国基地起飞的F—111飞机轰炸了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和在班加西的军事基地。

但是,随着大片放射性乌云飘过欧洲,这个辉煌战绩引起的巨大反响很快就被忘却了。经过一周的沉默、搪塞和否认之后,莫斯科承认,由于一次试验灾难性地发生了事故,在乌克兰切尔诺贝利的一个巨大的核反应堆起火并几乎被烧毁了。这是迄今为止有记录的最严重的核事故,一些地区至今还能感受到这次事故所带来的长期影响,这种影响实际上给整个核电站发展的未来投下了不祥的阴影。

在那一年夏天所广泛表现出来的是许多国家的政府犯了错误。瑞士不得不承认对几乎把莱茵河里的鱼全部毒死的大量倾倒化学物品负有责任;英国开始了一场禁止彼得·赖特出版回忆录的徒劳尝试,结果却使自己成为世界各地审判厅中的笑柄。在这之后,“伊朗门”丑闻的揭露使华盛顿后来居上。它使人觉得,在几个月的时间里,美国的大部分对外政策是掌握在阴谋家、幸运的士兵、令人怀疑的阿拉伯中间商和一位在紧要关头记不住他做过什么或不了解什么的总统手中。尽管发生了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戈尔巴乔夫1986年的抽屉里还有一个稳操胜券的赌注。就在圣诞节前夕的前一天,他宣布,将给予在国内流放的萨哈罗夫以自由,无条件地恢复他的全部学术头衔。

[责任编辑:熊辩] 标签: 风云录 年代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推荐微博
名人说参考

《参考消息》登的不是一种观点,她可能是几种观点,甚至是几种不同观点,对读者来说有一个分析比较的机会。

-- 成思危

通过精选出来的信息,让我们掌握无限变化的大千世界,她是一个很集约、很经济但是内容又很丰富的一张报纸。

-- 喻国明

因为她是消息,而这个消息是用来参考的,所以她提供的是多元语境,她给你一种思考的方式,而不是结论。

-- 于丹

读者有话说

我12岁接触《参考消息》至今已40余个年头。《参考消息》帮我开阔了眼界,提高了政治水平,让我受益匪浅。

-- 天津大学杨书元

《参考消息》有自己独特的东西,特别是以外国人视角提出的一些批评性、建设性的东西。

-- 上海复旦大学冯照平

他们在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