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国大陆的门打开了

转发到: 2011-10-19 15:21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 祖国大陆给我总的印象,虽然还很穷,但却显得生气勃勃,尤其是人,绝大多数的人都表露出一种爱国情操,特别是一些受冲击者,很少为个人的恩怨而斤斤计较。


旅美华侨、冯玉祥之子冯洪志在北京观光探亲。新华社发

港媒转载一篇徐南苹的归国杂记,全文如下:

在国外,常常听到对中国旅行社的批评,而我从亲身接触中发现,中旅社的工作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和蔼可亲的,工作效率也不算差。一进中旅社看到排队的长龙,自然会想到他们的惊人的工作量。我相信他们之中有不少是共产党员或共青团员,但要想从表面分辨出来是很困难的,因为他们和群众打成了一片。

火车到达广州,第一个过来打招呼的是位梳了两个小辫子的中旅社接待员,白里透红的小圆脸,没有任何化妆却那样美丽,微笑着向旅客介绍有关食宿和交通的安排,给人以宾至如归之感。短短几分钟的接触,就使我初尝到“家”的温馨。

在美国读有关苏联的报道,使我对共产党统治的社会留下了一种恐怖感,特务横行,盯梢、监视、窃听、施暴,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真的回国以后才发觉自己原来想错了,中国与苏联完全是两回事。

在大陆旅行两个月,不但没有任何人盯我的梢,而且在广州、北京、西安、成都、昆明、重庆、南京、上海,与上百亲友都有私人的聚晤,无话不谈,没有遇到来自任何方面的干扰。连原来不存奢望的老家——江苏句容乡下的祖屋这次也到了,并能一享与大姑妈、二姑妈同榻共话的愉快。虽然,听他们叙述三姑妈在文化革命期间的遭遇,不免伤心落泪,恨得我大骂“四人帮”法西斯,但今天能够毫无顾忌地互倾积愫,不也正说明中国社会已经逐渐走向开放吗?

我所访问的亲戚朋友中,年纪稍长者,三十年来无不受过政治运动的冲击,有的还被冲击得很厉害。比如我的二姨爹,是位高级知识分子,解放时留在重庆,解放后调北京任教,文化大革命一起就受到红卫兵的斗争;多年来卧病在床。当我在北京找到我姨爹的住所,扶着摇摇晃晃的木制楼梯扶手,走进了三楼的一角时,一眼就看见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半卧在一张小床上,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凄凉!但是二姨妈对我这位远方来客表现出的欢迎热忱,很快就使整个屋子充满了温暖。两位老人和表哥对过去的事说得很少,他们并不是忌讳,而是由于对当前国家领导人的满意,所以话题更多放在打倒“四人帮”后的高兴上。比如,政策落实,姨父恢复了名誉,补发了工资,现在还按月领退休金等等。至于二姨爹本人呢?他的一句话,使我永远不能忘记:“只要国家好了,个人算什么!”我联想到我父亲的类似的语言,也许这就是中国人的特质吧!

我未到北京之前,就希望找到一位理想的导游者,熟悉北京,同时能对我畅所欲言。经过一位叔叔的介绍,终于找到了冒舒諲伯伯。他是冒辟疆的后代,博学多才,对于首都景物,更是如数家珍,一路上听着他一口和蔼可亲的京片子,介绍眼前的名胜古迹,既熟悉历史掌故,又能结合现实生活,真是过瘾之极。比如我们漫步到景山时,他就说景山公园是挖故宫的护城河时,就地取材,将泥土堆起四十米高的小山坡,再在其上修成园林的。走到一棵只剩树根的槐树处,他说,这棵树就是当年崇祯皇帝上吊的所在,可惜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红卫兵砍掉了。

我曾跟舒諲伯伯讨论对中国前途的看法,发现他对国家领导人充满信心。他说,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中国人民又是具有伟大德性和韧力的人民,只要一心向治,中国是大有希望的。按照西方的观点,一个封建世家出身的公子哥儿,对于共产党政权总是格格不入的,但舒諲伯伯给我的印象,却是对于自己的国家在共产党领导下走向富强康乐具有坚定的信念。

参观十三陵时,我独自步行到路边的果园张望,看见一位身体健壮,个子高大,皮肤黝黑的妇女在那儿铲土,也许是我的衣著及挂在肩上的照相机,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抬起头来面带微笑,对我点点头,从而给了我跟她交谈的勇气。当我们用普通话开始交谈时,她面露惊喜之色,迅捷地在衣服上擦去手上的泥土,主动伸出那粗糙的手与我握手。一问一答之下,我获知她在1967年知识青年下乡的号召下,曾到自己的家乡参加培育果园。1970年分配到北京郊区,在这里参加新辟果园的建设。她个人喜爱这份工作,当然也认识到这份工作有利于国家。那天虽是假日,仍自动地骑了脚踏车,扛了锄头,来到果园挖掘灌水的水沟。我在美国时,总以为生活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人民,一切都是受压迫强制执行的,眼前的事实却不得不使我相信,在社会主义中国,同样有专为爱好而工作的人,他们的努力和代价不是金钱,而是个人对工作的兴趣以及对社会的责任。

[责任编辑:徐鑫] 标签: 中国 大陆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推荐微博
名人说参考

《参考消息》登的不是一种观点,她可能是几种观点,甚至是几种不同观点,对读者来说有一个分析比较的机会。

-- 成思危

通过精选出来的信息,让我们掌握无限变化的大千世界,她是一个很集约、很经济但是内容又很丰富的一张报纸。

-- 喻国明

因为她是消息,而这个消息是用来参考的,所以她提供的是多元语境,她给你一种思考的方式,而不是结论。

-- 于丹

读者有话说

我12岁接触《参考消息》至今已40余个年头。《参考消息》帮我开阔了眼界,提高了政治水平,让我受益匪浅。

-- 天津大学杨书元

《参考消息》有自己独特的东西,特别是以外国人视角提出的一些批评性、建设性的东西。

-- 上海复旦大学冯照平

他们在参考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