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皮士:寻求精神上的自由

转发到: 2011-10-19 15:08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 他们不修边幅,留长头发,衣着古怪,爱吸大麻,聚群而居,十分鄙视金钱和物质文明。


这些被叫做“嬉皮士”的青年人聚集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上。新华社发

时间:1975年

港刊刊登了美国反侵越战争运动领袖杰里·鲁宾的访问记,对美国左翼运动做了回顾与前瞻。

问:鲁宾先生,请你介绍一下你个人的历史。

答:我出生于1937年,在美国东部俄亥俄州长大。父亲是货车司机,大概是属于社会的中下层吧。我们有电视机,有汽车,有一间比较舒适的房屋,但不算有钱,不像我们的一些亲戚那样可以时常到其他地方度假。我是犹太人,但我不信奉犹太教的。我在辛辛那提市上学,直到大学毕业,跟着便进报馆做事。开始的时候,我主要是负责采访体育新闻,那时我对球类最感兴趣。后来,转为采访时事及社会新闻。

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对美国的价值观念产生反感。究竟物质享受是否人生的最高目标呢?为金钱而工作似乎是完全没有意义的。美国社会虚伪的事情很多,也很显著。于是乎我对整个社会产生了怀疑,在50年代,不特只是我有这些零碎的个人的发现,很多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感受,结论是美国是一个残暴的、充满种族歧视的、虚伪的国家。在50年代这种看法在很多人思想之中已经孕育着。那个时候,这些情绪大致上都被压抑着。大家还没有把它表露出来。

问:你怎样开始参加反越战运动?

答:1965年我住在美国西岸柏克莱城,美国国防部把训练好的士兵准备运送到越南作战。我们于是组织反越战集会,游行示威,还组织群众拦截运送士兵的火车。当时警察很凶,蛮横地打人拉人,把我们从火车轨上抬走。这次示威抗议吸引了一大批记者,电视电台做了不少报道。从那时起,我们发觉宣传工具的威力,也学会了利用宣传工具为我们服务。自此以后,我们不断组织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来反对政府的越战政策,并全面检讨美国大学教育制度、经济结构及决定意识形态的因素,把这些同越战联系起来。那个时期,是美国青年最富想象力、最具反抗精神的一段时期。

问:反战队伍当中是不是有很多“嬉皮士”呢?

答:是的。那个时候,美国社会出现了这样的一些现象:学生不喜欢念书,很多大、中学生半途辍学,他们喜欢追求比较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这群青年不修边幅,留长头发,衣着古怪,爱吸大麻。他们聚群而居,自成一个小天地,十分鄙视金钱和物质文明——这就是所谓“嬉皮士”。

问:你曾经是“叶皮士”的领袖,你可否解释“叶皮士”的来由?

答:“嬉皮士”基本上对政治是不感兴趣的,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寻求精神上的自由,他们吃迷幻药,表现个性;他们认为每一个人都是美丽的,而每个人都应该和别人和睦相处,不要制造麻烦,那么世界就会美好起来了。但我们有一批人的背景比较富于政治色彩。我们肯定“嬉皮士”运动是一个反对美国资本主义社会价值观念的革命运动,但我们认为要使“嬉皮士”运动有领导和方向,所以我们把Hippies这个字的第一个字母“H”删掉,以“Y”字字母作为代替,两个字(Hippies和yippies)的声音很相似,因此,“叶皮士”就是一个参与政治活动的“嬉皮士”。很多“嬉皮士”后来真的成为“叶皮士”了,这是很自然的发展。他们参加反越战和平运动示威。到了1967年时,“嬉皮士”运动已被“叶皮士”运动代替了。那时我们有一个幻想:只要所有的青年人都离开家庭,抛弃学业,就会使全国瘫痪,美国社会便会改变了。

问:一般人对你们的看法怎么样?

答:有点惊愕。他们反对吸食大麻,认为这是没出息的;他们爱国主义思想也比较浓,认为我们逃避兵役、烧毁国旗是不爱国的表现。当时我们也真闹得较凶,我们尽量设法嘲讽美国的传统及生活方式。一次,我们走入了纽约的股票市场,散发纸币,搞得那里秩序大乱,弄来不少警察。当警察荷枪实弹面对我们,企图阻止我们上街游行的时候,我们带着一簇簇的鲜花献给这些法律的保卫者,我们还取笑我们的总统……总而言之,花样百出。这样子一搞,美国的宣传机构可乐了,他们派来大批的摄影记者,把我们的活动一一摄入镜头,在电视广播,大大地扩大了我们的影响力。

问:你们这些做法岂不是很成功?

答:可以这么说,不过这些行动基本上富于个人主义色彩,我们毫无纪律;一句话,还是属于资产阶级的。格林先生日前给我们的批评是对的。我们把个人的行为和整体的政治目的分割了。虽然我们起了一些作用,但是没有持久的能耐,结果还不是沉寂了下来。

问:“嬉皮士”和你们到底起了什么作用呢?

答:作用是不小的,可以说是关键性的,这些行动使美国部分的军事部署瘫痪了。把“嬉皮士”等的贡献一笔勾销是不对的,在美国不少左派人士否定了“嬉皮士”所起的积极作用,这不是客观的分析。中国政府对我们这些人怎样评价呢?我不晓得。

问:“嬉皮士”的团体还存在吗?

答:还有的,但已没有以前那样声势浩大了。在1969年我在一间大学演讲,因为我有名气,所以还有2000名的听众慕名而来。在美国,如果你是个名人,不管你的政治立场如何,左右派的人都来看看你究竟是怎样的。我向他们讲出越战的真相,很多都接受我的讲话,有些人当场插口同意我的讲法。他们离开会场后,或许很容易改变主意,但是起码他们对这件事增进了理解。

但这几年来,美国青年对政治的兴趣淡薄了。他们把我看做60年代的一位失败的领袖;还有一点,美国人是性急的,他们凡事都要立竿见影,包括革命活动,要立刻取得胜利。在60年代,我们有些人头脑发热,以为革命3、4年内就会在国内爆发。我们都是革命理想主义者和革命浪漫主义者,但是我们没有高度的组织纪律,没有做艰苦细致的工作,这是我们的短处。我这次到中国旅行参观的一个大收获,就是从中国人的身上懂得了长期艰苦奋斗的必要性。(出版日期:1975.09.26)

[责任编辑:徐鑫] 标签: 嬉皮士 精神
凡本网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推荐微博
名人说参考

《参考消息》登的不是一种观点,她可能是几种观点,甚至是几种不同观点,对读者来说有一个分析比较的机会。

-- 成思危

通过精选出来的信息,让我们掌握无限变化的大千世界,她是一个很集约、很经济但是内容又很丰富的一张报纸。

-- 喻国明

因为她是消息,而这个消息是用来参考的,所以她提供的是多元语境,她给你一种思考的方式,而不是结论。

-- 于丹

读者有话说

我12岁接触《参考消息》至今已40余个年头。《参考消息》帮我开阔了眼界,提高了政治水平,让我受益匪浅。

-- 天津大学杨书元

《参考消息》有自己独特的东西,特别是以外国人视角提出的一些批评性、建设性的东西。

-- 上海复旦大学冯照平

他们在参考消息